广告合作telegram:@yese9988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小妮可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9-23 15:06:19
  妮可身穿紧身薄透的棉质白T,因为完全贴身,因此让她曲线毕露,加上妮可洗完澡之后,就没再穿胸罩了,两粒F罩杯火箭筒巨乳,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往前发射着,坚挺Q弹并且剧烈摇晃,乳头可能因为兴奋的关系,高高站立了起来,两个五十元硬币大的乳晕,清晰可见。

这还不够猛,更猛的是下半身,因为根本没有下半身了。是的,妮可下半身只穿了件缎面淡紫色黑圆点的丁字裤,就什么都没穿了。而她就那样从浴室走了进来,虽然浴室只在房间不远的几公尺隔壁,但要那样在走廊上走上十几步仍需要很大勇气的。

「挖,原来尺度可以这么大欧,那我就不用担心了,原本还怕太露勒」,导游阿姨回神过来,若无其事地笑着说道。

妮可故作咬牙切齿状,一副要审问我的样子,哈,被发现了,刚在妮可装衣物的脸盆里,我顺手把她原本要带进浴室去换的棉短裤抽掉了。穿了也差不多拉,那么短那么薄的裤子,分明就是要露给人家看的,与其这样偷来暗去,不如一次大放送算了。

「换我了,外面应该没什么人了吧?不然我这年纪出现在这里好像怪怪的?」
导游阿姨有点小担心地问。

原来她不是担心被看见,而是她的年纪,唉,女人。

「没人了啦,刚我洗好只剩下一个学长还待在浴室,是认识的,不用担心,搞不好你去他也已经走了」,妮可说着。

「哈哈,一晚被吓两次,我看那学长要收惊欧」,导游阿姨说着一边开门出去。

「喂,不要把他榨乾欧,留一点给姊姊我欧」,导游阿姨又探头进来补充说道,然后跟妮可赛一下目尾走出去。

「是不是你偷拿我的裤子?」,导游阿姨一走,妮可就逼问我。

「挖,你真够敢的,要不要以后都这样穿阿」,我笑着把她拉了过来,一把抓上她露在丁字裤外的两片丰臀。

「看我敢不敢,以后我就不穿了,不要吃醋欧,发生什么我可不管」,妮可挑战到。

「有被看到吗?不会故意制造机会被看吧?」我问妮可。

「我看是你制造的吧?你那学长从头到尾一直在那里洗衣服,明明旁边有洗衣机不用,拼命用手洗,是怎样阿?我等了十几分钟,就是不走,最后我不管了,就走出来了」,妮可呛道。

我听着听着一根肉南傍国已经挺立了起来,把头埋进妮可雄伟的双峰里,隔着棉质衣服,享受峡谷的深度。

妮可也注意到我的凶器有了反应,可是装作不在意,继续说着。

--------------------------------------------------------------------------------------

妮可走到浴室就发现不对,怎么好像没带到裤子?此时浴室烟雾缭绕,每间浴室都刚刚使用过,热气蒸腾。不过已经没什么人了,她只看到学长在那里拿着洗衣板,搓洗着衣服。

「学长好,怎么这么晚在这里洗衣服阿,不是有洗衣机吗?」,妮可打招呼道。

「咦,欧,今晚你过来欧,没有拉,一些内衣裤,用手洗比较好」,学长漫不经心地回答。

「挖,学长是新好男人勒,帮学姊洗内衣欧?」妮可看见脸盆里有鲜艳的胸罩。

「哈哈,男人真命苦,还要帮女朋友洗衣服」,脸盆里其实什么都有,但都是内衣裤没错,想来是临时一抓,没有特别挑过的,学长假装搓搓揉揉。没想到这临时一抓,抓到了女朋友的胸罩,还给他抓到了好运道。

「哈,学长真可爱,不会拉,会做家事的男人最好了。不然乾脆我的内衣也请学长帮忙洗一洗好了?不然等一下我还要自己在这里搓搓弄弄,被人看到好像也不太好。我今天没流什么汗,顺便泡一泡沖一沖就可以」,妮可玩心一起,故意试探道。

「这样欧,也可以阿,没关系,反正我女朋友这里也有三四件,一起洗一洗好了,我等一下就可以拿给你」,学长故做镇定,其实双手发抖,心脏都快吐出来了。

「那我进去洗,脱掉后再拿给你」,妮可本来打算直接脱下来,但最后决定先进去浴室,脱掉衣服与胸罩,再拿给学长。他想让学长离开洗手台,看看他走路的样子。哈。

「没关系,你弄好了再跟我说,我过去拿」,学长说着。

只见妮可进去一间浴室,刚好选在洗手台大片长镜的对面,也就是说,学长从镜子的反射,就可以直接看到妮可浴室的动静。妮可也只微微掩上门,然后就是脱衣服的沙沙声响。

「学长在这里,麻烦你了,我洗澡大概都会半小时左右,你假如先洗好了,就先拿给我没关系」,妮可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浴室门。

只见妮可手里拿着当场脱下来的胸罩,一件水蓝色的蕾丝胸罩,把门打开一半,用一只手护着胸,但妮可的奶子那么大,一只手根本不可能完全遮的住,不遮还好,一遮手一压,更显出双峰的雄伟,妮可只能遮住重点的乳晕部位,其他的东西南北半球通通管不着了,让它尽情裸现。

学长走来时裤档已经高高搭起了帐棚,为了掩饰,还小心一拐一拐地走着,等他看见妮可几乎全裸(虽然掩身在门后),只以单手护胸的画面,完全是目瞪口呆,整个人失去了神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妮可用另一只手把胸罩递给学长,学长下意识地接过来,然后妮可嫣然一笑,一个闪身,随即关上了门。打开水龙头,一时蒸汽瀰漫,水声哗哗。

其实刚刚妮可把胸罩递给学长时,也故意顺便把同款式的水蓝色蕾丝内裤递给了他。因为不好意思直接要求人家洗内裤,加上想使坏就使坏个透底,索性把整个胸罩、内裤都给他了。幸好学长虽是研究所,但年龄也只有二十五、六岁,应该不至於脑中风,死在洗手台上吧。

妮可关上了门,什么都看不见,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好好享受她的莲蓬头,一下子沐浴乳香味瀰漫整间浴室,她只听见学长刷刷刷的洗衣板声,还有哗啦哗啦的泡水沖水声,在此过程中,有时会突然完全静止毫无声音,妮可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继续搓揉她完美到几近危险的身躯。

-------------------------------------------------------------------------------------

「他一定拿着你的胸罩在打手枪,干,你这骚货,这下我亏大了」,我假装吃醋,整根肉棒怒气升腾,快要把天花板顶破。

「什么亏大了阿?该不会你们交换什么条件吧?老实说无罪欧,不要被我抓到,饶不了你」,妮可把丁字裤掰到一边,横跨在我腰上,用小穴轻轻磨着我愤怒的肉棒。淫液闪亮,不知道是她的还是我的,已经溢湿了整片跨下。

「没有拉,他那女朋友学姊不是胸部也很大吗?他给我看过几次她的胸罩,没想到你把胸罩直接亲手交给别人洗了,还几乎全裸勒,靠,我亏大了,下次要回来」,我渐渐知道妮可根本不会在意这种事情,就不加掩饰地全盘拖出。
「哈哈,你这么容易收买欧,人家一件小小的内衣就让你把老婆出卖了,那你等一下会气死,最好是能够上到那学姊,不然你亏大了」,妮可忽快忽慢、忽强忽弱地说着,然后把腰一沈,让我带着钢盔般雄壮的龟头没入小穴,但又不让它尽根没入,始终只是让龟头在小穴间浅浅地出出入入,她开始轻声叫起来,我感到马眼一阵又一阵的舒爽酸麻。

-------------------------------------------------------------------------------------

学长还在泡水沖水,看来是不打算离开了。妮可已经洗了半小时,都快搓下一层皮了,她擦乾了身体,确定真的没有带到裤子。妮可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一转念就想到是我搞的鬼。

「好阿,你要老婆被视奸,老娘还怕你们阿」,妮可心想,决定豁出去了。
「学长,辛苦你了,还没洗好吗?我洗好了耶」,妮可从浴室里说道。
「欧,差不多了,我拧乾就好,刚刚好,你出来刚好可以还你」,不知为什么,学长声音有点发颤。

只见妮可打开浴室铝门,走了出来。第一眼学长是从长镜的反射里看见妮可,没什么清楚的印象,他转过身来,打算向妮可说话时,整个人突然被雷击中一般,差一点昏死过去。

他看见的就是我和导游阿姨看见的画面,妮可身穿紧身薄透棉质白T,把一对大奶托的高耸又尖挺。更养眼的是,那两轮乳晕清晰可见,在胸前直瞪着,像是两粒大眼睛。

更让人崩溃的是下半身,全裸,单穿一件缎面紫色黑圆点丁字裤,当时妮可正面走来,学长还不知那是丁字裤,只觉得两旁的裤带子又窄又细,非常性感。
他用尽所有的理智,把自己稳定住,才能以上牙不断微微敲击下牙的扣扣声响,跟妮可说话。

「学长,口水都要滴到地上了啦,你这样学姊会生气欧」,妮可调皮地提醒着。

「欧殴,没事没事,呵不会拉,你好性感太性感了好性感」,学长死瞪着妮可,片刻不离,语无伦次。

「下次有机会再请你帮忙,不过接下来没办法帮你,你赶快自己处理一下吧,哈」,妮可看着学长高高翘起的裤档,直接说破。

「你们阿,男人都是色狼」,妮可转身之前,竟用手指轻轻弹了学长的屌一下。

「欧嘶﹏」,学长差一点射出来。

正当他差一点射出来时,妮可正好转身,没想到成为最后一根压垮骆驼的稻草。妮可转身,彻底把丁字裤展现出来,一片美臀,大放光明。

那圆滚滚的屁肉,像一大颗水蜜桃直捧着而来。

学长原本没发现妮可穿了丁字裤,原以为已经卯死了,没想到这一转身,又是一惊、又是一吓、又是一喜、又是一嗨,竟然真的忍不住,喷射了出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