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yese9988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我的话】(01)作者:呵呵二千五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9-23 15:02:55
  作者:呵呵二千五
字数:322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一章

当性与爱开始碰撞时,罪恶便飘香。

首先,我要自我介绍,名字就省略了,我是一个男人,一个堕落在地狱中的
男人。其次,我的出身在农村,那是一个让我既爱又恨的地方,三岁时我便学会
了唬人和捣蛋,五岁时我便因为某次机遇偷看了隔壁家留着地中海的光棍家放着
色情CD和不正当的报刊杂志,我那时第一次勃起——七岁时,我的身体发育异
常,比其他人还要快的完成了性器官成熟,并且还有着继续发育的苗头。最后,
我在十七岁的时候,跟着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舅舅乘着一辆破旧的拖拉机,
背井离乡。不得不感谢我这个舅舅,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够得到天堂?

在鱼龙混杂的大城市里,我只能够凭借蛮力生活,舅舅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
踪,日子过得每况愈下。我很庆幸在这个弹尽粮绝、进退维谷的节骨眼上碰到了
我的贵人,他是个低调的人,姑且以「龙哥」称呼他。他是这里臭名昭著的流氓
痞子,但凡有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要请示他,而且他手下的一干小弟可是对他
忠心耿耿。我被他看中,被他拉拢,最终和他成为同伙。

那些日子过的可是吃香喝辣的,不过唠叨了这么久,想必你们也看得不耐烦
了,我们言归正传。

那天龙哥带着我来到一家生意萧条、门可罗雀的理发店,指着那扇虚掩的木
门,扯着破锣嗓子对我说:「进去,进去,你跟了我这么久,也算是我的心腹了,
去吧,我可是第一次给人看我的秘密,你是头一份。」听完,我感到荣幸,大步
流星地走了进去。其实我很怕黑,所以是闭着眼睛、咬紧牙关闯进去的。进去后
发现里面空荡荡、冷清清且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我走着走着,突然被某个
硬邦邦像铁一样的东西绊倒,摔了个狗啃泥,跟水泥地来了个亲密接触。我摸索
地站起来,发现那是个把手,像个门的把手,我使出浑身解数,才把它拉起来,
估计是个地窖。这时,龙哥慢悠悠地走进来,他叼着根烟,手里拎着个油灯,顿
时亮堂了不少。他没有走下去的意思,而是示意我走下去,并且把油灯递给了我。

我诚惶诚恐地接过了油灯,走向了地窖,那时我能感觉到我的腿肚子直打颤。
沿靠着冷冰冰的墙我得到了一丝安全感,阶梯的尽头是一个铁门,没有任何锁头
之类的东西,只有看起来很坚固的插销。「或许后面有什么东西……」我不敢往
下想,只顾在心里嘀咕,安慰自己,「龙哥不会害我的。」嘀咕完我颤颤巍巍地
打开了插销,一片漆黑,万籁俱寂,我害怕极了,抖得像筛糠似的,在铁门附近
的墙壁上找到了开关。灯霎时间闪得眼睛疼,我揉了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只
见房间里躺着几个赤身裸体的女人。那些女人有的是豆蔻少女,有的是半老徐娘,
个个都让人垂涎。不过她们现在脸色红晕,眼神涣散,像提线木偶一样木讷地活
动着。

「龙哥这是……」我呆滞住了几秒,「奖励我的吗?」回过神来,大喜过望。

她们其中几个晃着身子,慵懒地在地上翻滚,像条母狗似的朝我爬过来。我
走了进去,关上了门,兴奋得手舞足蹈,胸腔里似乎有团火焰般,大口大口地喘
气简直如同头发情的公牛。回过头我看见一张纸条,上面是龙哥的嘱咐:

「她们几个被灌了最新型的药,还是处子,看你最勤奋,送给你享用了,以
后还会有这种机会!」

我笑得合不拢嘴,里面一个速度快的已经跑到我面前,药效真的是立竿见影,
她说不出话来,但是眼神中那种渴望真的让我心急火燎地想肏死她。于是我忙不
迭脱了裤子,只剩下一条被鸡巴塞得鼓鼓囊囊的内裤。

「舔,」我趾高气扬,用一种威胁的口气说,「快给我舔!」平时看我低声
下气的,现在我却像一头愤怒的豹子似的歇斯底里地吼着,放纵着自己,就算是
天王老子想要管束我也鞭长莫及!

她伸出舌头,绕着我胀鼓鼓的内裤蜻蜓点水般的舔舐着,弄得我浑身燥热,
迫不及待。接着,剩下那四只低贱的母狗跑了过来,蹲在旁边,眼巴巴地望着我,
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招呼她们过来,按住她们的头,让她们咬住我内裤的
边角,一鼓作气地扯了下来。顿时,我那根犹如门发烫的大炮的鸡巴弹了出来,
那可真像是孙悟空的南傍国——说长不短,说粗不细。坦白讲,我那沉甸甸的阴囊
里尽管装着两颗几乎鹅蛋般大小的睾丸还绰绰有余。那几只急不可耐的母狗瞪圆
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摇晃的鸡巴,甚至流出了口水。

她们比子弹还快,争先恐后地凑到我鸡巴面前,又是舔,又是蹭地献殷勤。
我从容淡定地往前走,她们像贴在我身上似的跟着我,寸步不离。我走到房子后
头那张宽敞舒服的床上,稳当当地坐了下来,不可一世地睥睨着这几只奴颜婢膝
的母狗,感觉拥有了一切。

我扑倒一个奶子还在发育中,面容清纯姣好,阴户还只是点缀着一些绒毛的
学生妹。她一丝不挂地在我面前,虽然一时间本能地反抗,但是奈何春药的力量
简直不容小觑,硬生生地压到了这种反抗的意识,只好服服帖帖地顺从我、任由
我。我揉捏着她的酥胸,撅着嘴巴靠近她粉扑扑、像含苞待放的蓓蕾似的奶头上,
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沾着我的唾液,被我捏了一把,她吃痛地呻吟了一声,让我
更加的兴趣盎然。然后我坐在她纤细的腰上,鸡巴穿过他的乳沟来到她的鼻尖,
随着我的抽动,而不断地触碰着鼻尖,她伸出舌头用尽全身力气在讨好我的鸡巴。
最后我站了来,本来她也想起来,不料我把她翻了个身子,挺翘浑圆的屁股露在
我面前,我把憋得难受的鸡巴粗鲁地塞了进去,她两眼翻白,大叫了一声。同时,
我把两根手指戳到她的阴户里,两边同时发力,我记得我捅破了什么,然后淫水
和血液混合在一起,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嘿,我开始是温柔的,可后来变得更加
的狂暴,我至今仍记忆犹新,她的菊花在我鸡巴抽出来后,很艰难地才变回从前
那个样子。

我把精子射在了她的菊花里后,她全身痉挛地昏了过去,也许是我太大力了。

另外四只母狗眼睛闪着光,巴不得现在被我暴风骤雨般肏一遍,那种感觉实
在让我心痒痒。

我回忆起群交的内容,不怀好意地笑着,她们簇拥着过来,奶子一个比一个
丰满,阴户一个比一个诱人。她们现在是无意识的,我必须亲力亲为,所以我站
直了身子,把一个又一个摆好了位置——

我身后靠着墙,左右两边抱着两个,身前把大腿张开,一个翻过身子来压着
下面一个,把两个阴户露了出来。

随即,我左右开弓,各自握着一个珠圆玉润、比豆腐还要富有弹性的奶子,
一边把偌大的鸡巴塞进这两个阴户里,淫水像喷泉似的溅出来,也亏这是成熟的
女人,否则淫水怎么可能如同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地泉涌而出。

我含着一边的奶子,用牙齿耍着花招,另一边的把身子侧过去,露出了阴户,
看样子是想要我去疼惜她。于是我真的疼惜了,用两根手指大力出奇迹地疼惜,
她不断地呻吟着,我的鸡巴也不断地往前抽拉着——

「啊——啊——啊——」

「疼——啊——疼——」

「啊——疼——疼——」

「啊——爽——啊——」

……

我是一个按捺不住的急性子,所以当我在这些叫声中变得更加刺激,更加兴
奋的时候,我离开了我的位置,把身旁的一个压在身下,双手握住她前面的奶子,
鸡巴送进了狭窄的阴道里,忘了情地抽拉,前面的她疼痛并快乐着,一只手握住
了我的手,而我的手握住了她的奶子,她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放到嘴里舔着。来来
回回好几十下,我把鸡巴拿出来,她全身像散了架似的瘫倒在地上,无力地伸出
手,嘴里嘟囔着:「啊——啊——啊——」

我的鸡巴还是意犹未尽,所以矛头转向了两个同样像贪得无厌的吸血虫般的
女子,接二连三地被我捅破处女膜,夺走初夜。

最后剩下一个,我也没有多少力气了,于是草率地、匆匆地结束了她,后来
想想也真是对不起她。

只记得那时,我不停地变换着姿势,运用多年来阅读色情杂志和色情电影得
来的炉火纯青的技巧,把多年来堆积在身体里折煞我的数以万计的精子一股脑地
全都送给她们。

最后那一幕真让我刻骨铭心:四个女人像头死猪似的躺在地上,身上都是白
花花的精液,胸腔还在剧烈地起伏着。

我回想起那天的极乐时光,才发现那只是刚刚开始,因为后面还有还多极品
货色接踵而至,然而我也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地全部收下,知道最后我才找
到了乐土。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