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telegram:@yese9988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男人传记】(18)作者:whitesheep12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9-23 15:02:52
  作者:whitesheep12
字数:1009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八章一场男人的比赛,火力全开,激情4P。

我一个人像是做贼一样的守候在陈老太家前的空地上,时不时还鬼鬼祟祟地
清理着发生了打斗的场地,生怕有村人路过,特别是来拜访什么的,以免节外生
枝闹出些什么幺蛾子来,至少今天,这里死了人的消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

等到太阳高升的时候,我又偷偷摸摸地回到了茅坑里,看看那女人醒了没,
结果尴尬的是她居然还没醒来,掐指一算,已经过了好久,没醒来,不会是死翘
了吧,我伸出手在她的鼻尖试探了下她的气息,还有热气,看来是活的,悬着的
心终于放了下来,这么一个肤白貌美的女人若是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死了,未免有
些太可惜了,我可是刚在她身上快活过了一阵,她像是一道入口即化的美味佳肴,
让我品尝到了前所未有的酸爽,这种酸爽是大娘娟儿给不了我的,这就是水灵白
菜和老白菜之间的区别,女人,还是越嫩越好耍。

我一边用手在她脸蛋上轻轻拍打了几下,一边喊道:「喂!女人!醒醒!醒
醒……」

我用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使劲摇晃着她的身子,过了一会儿,在我焦急的叫喊
声中她缓缓地醒来了,等她缓过神来,只见她捂着腹部有气无力地说:「不行了
……不行了……全身像散架了一样……好痛哦……一点力气都没有……你……你
……都是你的错……」

我发出一声感叹:「力气都是老子花的,我还没说话呢,自古只有累死的牛,
没有耕坏的田,你丫的既要爽歪歪,又要轻轻松松,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女人被我说的一声不吭,不过从她的眼神里我能看到一丝炙热,想必先前我
的一番狂轰滥炸已经让她刻骨铭心了,没办法,人比人气死人哪!大胖子的细小
之物岂能和我的黑硬粗狼牙棒相提并论,对付女人,多说无益,上过了才能让她
乖乖听话,当你把威猛刻进她的骨子里,她将永身难忘。

我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女人,心里说不出的痛快,这等好货色我可是第一次
尝到,主要是内心感觉到无比的踏实,我微微一笑,俯下身子把手指塞进女人填
满了精液的小穴,在里面扣了一下,然后把手指凑到女人的嘴边。

女人看着我的精液,眉头一皱,侧过脸去委屈地说:「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么脏臭的东西,你是想要我吃下去不成,就算你打死我……我也是不会吃的,
我从来没吃过的。」

我瞪了她一眼,快速地把手一甩,那手指上粘着的精液刚好甩在了她的脸上,
她尖叫道:「噢……不……疯了……我的脸……不……瞧你都干了些什么?!好
恶心啊!」

果然是一个处尊养优惯了的女人,好大的脾气,不过对不起了今天你遇到我
阿毛算你八辈子倒霉,怜香惜玉?这不是我擅长做的事情,相比之下,辣手摧花
我还是做得出来的,总之,通过种种迹象表明,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女人是贱兮
兮的,不能对她们太好,否则她们就会变本加厉得寸进尺,所以对她们凶一点才
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我怕她的吵闹引来他人的到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赶紧用手掌捂住
了她的嘴,我生气道:「冷静下来,这么激动干嘛,请你吃免费的西瓜味精液你
不要,真是暴殄天物!」

女人唰得两行清泪流出,委屈地哭了起来,我帮她抹了抹脸上的那些粘稠,
淡定道:「这有什么好哭的,你这女人好生奇怪,肯让一个陌生的男子操逼,又
会为了一点精液的小事情哭泣,你的脾气就像是六月的天了,阴晴不定,说变就
变!」

女人慢吞吞地倾诉:「呜呜呜……人家从来没有……被……被脏东西……沾
过一脸……不活了……你个坏蛋……」

她一边哭泣,一边用手把精液抹下去,不过么脸上的痕迹却是依旧清晰可见,
在我看来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颇为滑稽。

我屈膝在地用双手从正面抱住她,伸出舌头在她脸上轻舔着那些精液残留的
痕迹,温柔道:「要勇于做没有尝试过的事情,或许其他男人的精液又脏又臭,
但我的不一样,我的是极品。」

在我舔弄着她的时候,我的嘴里积攒了不少自己的精液,我一手轻拧着她的
下巴,一手控制着她的额头,就这样我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面,很快她舌头上
柔软的触感传过了,我抓住机会,用自己的舌头狠狠地缠住她的舌头,加上我带
来的一点西瓜味的精液在嘴里蔓延开来,这是极好的享受,我开始闭着眼睛享受
它的美好,我能听到的只有砰砰直跳的心跳声,在窒息感还没有传达到我的感官
之前,我就是这样肆无忌惮的和她交缠在一起,这份别样的美味,两个人品尝或
许能成为一份特殊的记忆也说不定呢!

要知道我在容器里呆的那段时间就是靠这个活下来的,对于自己的精液,我
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参杂在里面,那就是我绝不允许别人侮辱我的精液,毕竟那曾
救过我的命啊!

这是一个无比热烈的舌吻,当欲望即将要爆发之前,我猛然觉醒把女人一把
推了开来,这是上天派来的妖精,让我自甘堕落,沉醉于她的美好之中,简直是
让我不敢相信,对女人身经百战的我居然还有如此急色的一面,真是见了鬼了!

看到女人心情低落,我也就不多加理会她,帮她把裤子拉上,收拾了一下她
的衣着,看着比较满意以后才把她背了起来。

我认真对她说:「凡事想开点,你男人都死掉了,这地头人生地不熟的,我
打算今晚带人溜出去,今早死的人可不少,我们逃不了干系,村民发现了定然把
我们活活打死!所以,现在就进屋商量一下对策,你也跟着来吧。」

我这么做,当然是有极大成分的私心的,说实话,这样的女人若是肯跟着我,
那日子肯定美滋滋的好上不少,无论是外貌还是年纪,大娘娟儿两人和她都差了
不是一星半点,所以其实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她成为我所用的女人,白捡一颗水
灵白菜,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被我遇上了,也就没有放过的余地。

我进了屋子,陈老太说大娘娟儿和马小桃三人都被她关住了,此言非虚,就
关在她和丫头住的房间里面,当我把漂亮女人带到她们面前的时候,她们的脸色
相当的沉默,不管这份沉默是出于什么目的,我也是有心理准备的,也就洒然一
笑了,为自己开脱说:「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新伙伴,退扭伤了,她要我们
帮她带到最近的镇上,喂,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对漂亮女人了解甚少,总不能空口瞎编吧,只好让她自己来圆谎了。

漂亮女人点头接话道:「大家好,我叫高淼淼,大家就叫我淼淼吧,我来马
庄是找亲戚的,不过亲戚没找到,还在路上扭伤了脚,多亏大哥相助,不然我孤
零零的一个人,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淼淼吗,不错的名字,我心里反复念叨了几遍,然后正色道:「好了,我在
这里有郑重的事情宣布,今天夜里我们要偷偷地离开马庄才行,我得到小道消息
马华疼这几天会有所行动,好像因为马良玉的关系想要对付陈婆婆,此刻她应该
是去找帮手了,而我们当然不能当陈婆婆的累赘了,所以就今晚走吧!」

女人们的脸上表情很丰富,大娘是呆滞,娟儿是惶恐,丫头是愁眉不展,淼
淼是死气沉沉,不过么,我哪有心里关注她们的心情,这个下午可是要养足了精
神才行的,我们要夜行出马庄的。

几经周折,我们带上了该带的东西以后就抹黑往东走去,陈老太说那边有白
岩镇啊,我也就打算到了镇里再做打算,临走前,马小桃这丫头死活要见陈老太
最后一面,不过么陈老太都已经死去了,怎么见得到?她不肯走,我也不想把陈
老太死去的噩耗告诉她,万般无奈之下我就在她后脑勺敲了一下把她打晕了,然
后叫大娘背她上路,而我呢背着高淼淼,这满是泥地的路,想走也走不快,总之
我们走出马庄的时候没被人发现,这一点值得庆幸。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一直往东走,在精疲力尽之际终于到了白岩镇上,很快
我们就在附近找了一个旅馆住了下来。

我们有五个人,却只住了一间房,这一点算得上尴尬,这也是没办法,手头
上没有太多现钱,我兜里的五张百元大钞都是陈老太家里找了半天才找到的,所
以这得之不易的钱我也就用得很省,一晚上一百五的双人间,我们就勉强在双人
床上挤挤得了。

看着这散发着灯光的房间,我是顿时一阵感慨,这他娘的才是人活的日子,
把高淼淼这女人丢在床上后我就赶紧往电脑桌前一坐,没办法要找到我现在的地
方处于何地,到潇湘有多远什么的。

电脑被打开了,我控制鼠标在电脑桌面上打开网页,百度地图,很快在上面
查到了我们的所在位置,白岩镇,是木市的一个小镇,我在查了下潇湘的地理位
置,很快在地图上一条清晰可见的线路出现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白岩
到潇湘的距离足足有一百公里,如果想回到家乡,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我在看
看电脑上的年月日,居然是2020年,记得遇上强哥的那年是2015年才对,
中间我被人当做实验体和在容器里度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想到一晃五年过去了,
我也是快三十出头的人了,居然一事无成,这五年大概是白白浪费了。

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有一种把它砸了的冲动,我自认向来命薄,没想到却
是不知不觉中度过了五年,心中点点苦楚忆上心头,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湿润了脸颊。

转过身看了看房间里的女人们,心里有点小安慰,起码这五年算是没白活,
起码有了个后代,不至于绝后。

心累,也就没心思多说,很快我关了灯就一声不吭地走到床上和女人们挤着,
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听着滴滴答答的时钟。

这本该是入睡的节奏,可是很不巧,我正有点恹恹欲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了
隔壁房间传来的动静。

是男欢女爱的场面,当然旅馆里隔墙有耳,做起这事情来里应该低调才对,
可我们隔壁那对却是根本不收敛,「格叽」「格叽」地床震声让我顿时没了睡意,
再听得他们的对话,更是翻来覆去,心里莫名的烦躁。

「噢……牛大哥……进来了……你的鸡巴好大啊……把细凤的小逼逼都要撑
爆了……噢……」

「亏得我这下面的家伙够大,要不然就被你这无底洞整个吞没了,哈哈哈…
…」

「噢……对……就是这样……用你的大鸡巴……狠狠操细凤……噢……」

「操你……老子我使劲操……操死你……你个小骚逼……」

「对……对……我是小骚逼……啊……好舒服……我……我感觉到了……要
……玩出来了……」

「哈哈,我可才发了七分力,你就这样了,那我就再加把劲吧,嘿嘿!」

……

男人和女人在床上的战争似乎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我听着男女的淫荡对话,
别说睡觉了,下面的大兄弟都硬挺的不行不行的,再加上这小旅馆的隔音效果差
的离谱,男女之间干柴烈火说干就是干,如果说我是专门来听叫床声的,那就是
赚到了,可惜我是来好好休息的,所以再三犹豫了一会儿,我已经对隔壁那对狗
男女有些反感了,我猛地从床上起来,用手敲打了几下墙壁,愤慨道:「操逼玩
意!让不让人睡了!大晚上的尽干些缺德事!」

我再往床上看了看女人们,她们倒是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她们是真睡着了还
是装睡着了。

一听我的骂人话以后,墙那边的声望戛然而止,又过了一会儿,一个雄厚的
声音传来:「不是本地的吧,这夜里的男欢女爱是浪潮旅馆的一大特色,来这里
的人无非是干炮的,我们可是点燃黑夜里欲望的一把火呢!」

我皱了一下眉头,这地方上的小旅馆为了拉生意真是费尽了心思,居然还有
这一出,只能说这家旅馆老板够胆气,一般这种场所也就暗地里有几个鸡,供人
操逼玩耍,他丫的玩非主流,直接明目张胆地放声操逼,让人情欲倍增,让旅途
劳累的我实在有点受不了。

我尴尬道:「这样啊……看来是选错地方了呢,被你这么一搞,我这些需要
休息的人该怎么办呢?」

「休息?那是把精力释放完以后顺其自然的事情,操逼可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男人,只要射了精,那身体就会异常疲惫,睡觉是不知不觉中的事情。」

我点头赞同说:「很有道理,我很有兴趣来你那边瞧瞧现场的表演呢,不知
道有没有话里头说得那般强烈?」

「咳……咳咳……这位客人,本店有个规矩,屌大为王,屌小绕道,若是想
看我的现场表演,那就得亮出你的胯下兵器比划比划,不知道你敢不敢,对自己
的下面自不自信?」

跟我比屌大,以前我或许没太大的自信,自从被改造过以后么,若真有比我
大的,那我真是心服口服,我打起精神眉头一挑:「自信?那种东西根本不需要,
我可是一个有着一根大屌的男人,谁大谁小,亮出来看看就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很快我穿好了衣服拖着拖鞋就火急火燎来到隔壁房门前,敲打了几下门等待
了片刻之后,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女人,看到她的一瞬间,我小腹的邪火
直线上升,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女人居然装着兔女郎的服装,头上一对长长的耳朵,胸前两个肉馒头几
乎将衣服撑爆,腿下面则是黑色丝袜,从上往下打量一番,玲珑的曲线恰到好处,
只是一张脸旁或许是擦了太多胭脂粉的缘故,白的有点看不真切。

总的来说,这女人值得一操,是不错的货色,不算顶级,不过比上不足比下
有余,在这种小场面上拿出手是能挣得很多面子的。

她向我鞠了一躬,笑着说:「先生你好,老板有请,里面请!」

顺着她的手势,我的眼睛才挪开了她的视线,随后踏进了屋子,接着「啪嗒」
一声,那是女人关门的声音。

这房间的灯光有点暗淡,或许是深夜的缘故,故意调的这样的,很快我来到
了沙发前,看到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私处交合在一起。

看到我之后,男人打量着我,良久,他冷不防一个戏谑地微笑:「说实话,
好久没跟人比屌大了,因为我白岩屌王的称号道上还是很响亮的!」

话音刚落,他用力把压在他腿上的女人提了上去,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女人
「呀」得叫了一声,女人发骚说:「讨厌……牛大哥……我叫你别拔出来的,你
怎么这样啊。」

男人那根膨胀的大屌就呈现在了我的面前,他得意洋洋地指着自己的鸡巴说:
「怎么样?大不大?怕不怕?」

他的连问对我来说就是个笑话,因为看到他的屌之后,我就知道了结果,也
就学起了他的样子,猛然间刷的一下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指着胯下淡定说:「很
明显,我的比你大一点,长度是相差不大,但是粗度一眼就能看出来差距!」

我的一字一句像刀割一般刺入他的心里,让他当场呆若木鸡,他呆滞时候竟
把提起的女人又放回了腿上,女人的屁股压到了他的鸡巴,他才吃痛得回过神来,
喃喃道:「嘶……怎么可能……这……这一定是假的!」

他的情绪变得很激动,一把把身上的女人推开,恶狠狠道:「贱货,滚开!」

接着他起身一个箭步来到我的面前,他用手一把握住了我的狼牙棒,发出惊
叹:「这样的……不可能是真的……不可能……」

当自己引以为豪的东西被比下去的时候,他万分痛苦,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
样子,仿佛打死也不敢相信。

被他握着狼牙棒,作为一个男人还是比较抵触另一个男人触碰的,毕竟我不
是一个基佬,我握住他的手对他说:「这个……大哥啊……不要胡乱瞎扯,我这
东西可是真的不能再真!」

在他的碰触之下我的狼牙棒有所增进,大有一柱擎天的趋势。

他断断续续道:「不……不会吧……这么大的鸡巴……这蛋蛋……半个就抵
得上我一整个了……」

说完,他「咕嘟」一声咽了咽口水,那只摸着我鸡巴的手依依不舍地放开了。

我对他的脸上吃惊的表情特别满意,是骡子是马掏出来溜溜才知道,男人吃
惊之余,似乎又有些不甘心,对着兔女郎服装的性感女子挥了挥手说:「小雅,
给我拿把卷尺来,我要帮这家伙量量他的鸡巴有多大!」

带我进门的女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嘴角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显然对这种
事情已经习惯了,转身就走。

这话听得我有些尴尬,我急忙道:「这……这就不用了吧。」

男人正色道:「小兄弟有所不知,我张铁牛初来白岩镇的时候可是个一无所
有的穷光蛋,打下如今这点吃饱饭的基业可全靠着下面这根大鸡巴,想想那些年,
真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杆长枪打天下!白岩镇上,凡是我看上了的女人,
那就逃不出我的五指山!说句不好听的,我张某人所有的人脉都是从女人身上得
到的,只要把她们操爽了,她们也就慷慨解囊了,人和人哪,有了好处那互动就
特别的多……」

我只能点头应道:「嗯……嗯……」

听着他一连串极富传奇性质的故事,我只能心不在焉地频频点头敷衍了事。

谁关心你那些事啊,我根本不在意的,是不是有点扯远了。

一会儿,兔女郎回来了,她把卷尺递给张铁牛,然后张铁牛打算帮我量鸡巴
的尺度,我看他为人豪迈,应该没什么恶意,也就不做抵抗,任他量去吧。

他经过了一番折腾,终于量完了,他感叹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一
直以我的二十五厘米鸡巴引以为傲,今日却是遇到了对手,你这鸡巴足足有二十
八厘米,粗度上也大了我一圈,看得我都要爆粗口了,他娘的老天真是不公平!
这是要让我嫉妒死你啊!」

我正准备收拾裤腰带的时候,他笑着指着旁边两位女的说:「怎么,还收起
什么裤腰带啊,你都听了这么久的墙角跟,下面膨胀成这样,就没点心里痒痒吗,
正好这里有两位美女,这位是细凤,这位是小雅,我们玩个4P怎么样?」

我听得顿时张大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不知道张铁牛是出于什么目的,
4P对我来说是个极大的诱惑,只是来的太突然了,我也就迟疑了一下。

他看我有所犹豫,解释说:「毕竟我和你比鸡巴大小比输了,脸上无光啊,
所以我这是要跟你比比操逼的耐久力,谁先射算输,你看怎么样?」

说实话我内心是有点拒绝的,毕竟这几天做多了,有些伤身体,所以我打了
个哈哈,装作很困的样子,闭着眼睛说:「啊……我今天很累,整个人赶路赶得
不在状态,跟你比……就算你赢了……恐怕也胜之不武吧……」

张铁牛连连拍手,笑道:「话是这么说,不过你也知道我已经在这边干了有
一小时之久,同样也是疲劳之躯,我觉得……这很公平!」

看来张铁牛是不会这么轻易让我走的,只是他居然舍得拿个女人出来给我享
用,令我不得不刮目相看,这气量够宽宏的,居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岂有拒绝的
道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阿毛走一步算一步,怕过什么?上就是了!

我猛地把裤子脱了下来,硬挺之物暴露出来,洒脱道:「盛情难却,铁牛哥
既然要比,我阿毛在这里也就舍命陪君子了!」

张铁牛喜笑颜开,竖起一个大拇指夸赞道:「阿毛小弟,嗯,是条汉子,走
起!床上开干!细凤,小雅,你们撅起屁股摆好姿势,面对面亲嘴的那种!」

细凤和小雅相望一下,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异口同声道:「好的。」

很快,我也不再遮遮掩掩,把上身的狼皮衣服也脱掉了,既然应战了,那就
硬着头皮也得上,白送的美女,一夜鱼水之欢也是极好的。

很快,两个女人已经在床上摆好了诱人的姿势,她们双膝跪在床上撅着屁股
脸对脸地热烈亲吻着对方,加上「刺溜」「刺溜」的口水声,我的狼牙棒猛地为
之一振,直贴肚脐眼,欲望在这一刻被猛然点醒。

张铁牛左手撸了撸自己的大鸡巴,右手一伸,说道:「这是我的私人玩物,
她们虽然淫荡,却只被我享用,你赢得了比赛,也就赢得了我的尊重,希望这一
次你还能赢下去,请把,选一个你喜欢的女人!」

我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把女人占有的欲望,我直勾勾地看着两个美女,却是被
难到了,她们各有特点,不知道如何抉择。

细凤是一个娇小的萝莉型美女,初见她就觉得她青春可人,一个萝莉的体型
却有着一对圆润的奶子,这就显得难能可贵了,是百里挑一的美人,一副娇小的
躯体,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我的保护欲也被她勾了起来。

小雅,那兔女郎的服装和长腿的黑丝袜,给她加分不少,这装扮,最是能挑
起男人的欲望,实在太性感了,凹凸有致的身材让我的眼睛死死盯着,一刻不愿
挪开。

不过细想张铁牛刚刚一直操的女人是细凤,显然他和细凤关系要更好些,那
我还是选小雅好了,我可不想夺人所好。

我走到了床边,近处再看兔女郎小雅的挺翘的屁股,两手放在她撅起的屁股
上,轻拍了几下,咧嘴一笑:「铁牛哥,我选她了,她太性感了。」

张铁牛点了点头往细凤那里走去,然后他二话不说单刀直入,嗖的一下把大
鸡巴捅进了细凤的小穴里,细凤停止了和小雅亲吻,颤抖了下身子舒服地叫出了
声:「噢……」

张铁牛站在地上双手压放在女人的屁股上,催促说:「该你了!」

这是一场充满了硝烟味的战争,我用手在兔女郎的衣服上掰开一点,我能看
到一撮毛茸茸的逼毛,身子往前靠近,然后压着大鸡巴对准小雅的小穴用力一捅,
手起刀落,龟头进了她的小穴,她的小穴里头出乎意料的紧致,我尝试着往里捅
去,艰难地叫道:「这个……有点紧呢!」

我的大鸡巴实在是太粗大了,无法在小雅的小穴里来去自如,也就小心翼翼
地慢慢往里深入。

张铁牛舔了舔舌头说:「紧个屁啊,那是你鸡巴粗,我操过的逼,洞口当然
是和我对口的。」

我点头说:「啊……这样啊……」

张铁牛撸了下头发,正色道:「废话不多说,一二三开干!」

我也学着撸了下头发,回应道:好的!「」

就这样我和张铁牛都用大鸡巴捅进了各自女人的小穴里,开始起了我们的比
赛,一场操逼持久力的比赛。

细凤小雅两个女人紧紧掌握着对方的手,在我和张铁牛的冲刺下,不断发出
「嗯哼」「嗯哼」的声音,再加上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一时之间,房间里充满了
淫靡的味道。

「阿毛,不错的气势,不过真正的好戏才刚开始,跟上我的速度吧!」张铁
牛突然提起一脚踩在床上的边沿,用双手把细凤的头发拎着,细凤被他拎得不得
不仰起头来,他就这样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可以看出每一下碰撞都是强有力的摩
擦,啪啪声也异常的响亮。

我张大嘴笑道:「哈哈……你这也未免太凶残了些,一上车就火力全开,不
给自己留条后路?小心很快就缴枪哦?」

「我这样的操逼老手,经验可是丰富着呢,对付你这样的小年轻,我知道耗
时间是行不通的,索性快马加鞭速战速决了!」张铁牛解释说。

张铁牛,这名字听上去挺耿直的,想不到却是个聪明人,我用力在女人身上
拍了一记屁股,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跟上就是,我可不是几分钟就要缴
枪的软脚虾!」

我也一脚踩上床沿开启了我的征途,有模有样地学着张铁牛大力冲刺起来,
噼里啪啦的声音更加大了。

张铁牛夸赞道:「很好,就是这样,我就喜欢你这种勇往直前的冲劲,不过,
我可要先下一城了,细凤已经承受不了我的冲刺了!哈哈!」

他身前的细凤突然抖动起身子急叫道:「噢……噢噢……不行……高潮了…
…噢……」

说完细凤有气无力地趴在了床上,而张铁牛则是停下了动作,他说:「等你。」

我被他一挑衅,就更大力地冲刺起来,小雅嘴里叫的停不下来:「噢……身
子……身子……好热……逼里面……就像……着火了一样……噢……」

「噢……噢噢……不行……不行……受不了了……要出来了……我……我要
……高潮啦……噢……」

我能感觉到龟头处一阵暖流经过,这是她高潮喷射的淫水吧,好足的量,一
会儿功夫就把床单上染得湿透了一滩。

我得意一笑:「如何?我的操逼功夫不赖吧?」

张铁牛笑着说:「岂止是不错,你家伙大,操起逼来不就如鱼得水吗,好了,
第二战打响,一二三,开火!」

我说:「这也太快了点吧,真是只老狐狸,不给我一口喘息的机会。」

张铁牛笑道:「当然,输掉的面子就要靠自己挣回来!」

……

四具躯体肉体横飞在床榻上摇曳得如同漩涡之水,有来有回,这一刻,我们
是在与时间赛跑的路上。

我们不停歇地在女人身上奋力拼搏着,已经不知道身前的女人高潮了多少次,
可我看着张铁牛充满斗志的眼神,却还得硬着头皮上战,几千个来回的大力冲刺,
女人从嗷嗷叫到奄奄一息,我们的冲刺频率也下降了很多,因为我们都在忍着鸡
巴爆发的那一刻,两个好胜的人相遇,杠上了也就难分难解了。

看着张铁牛还在耸动身子有频率地冲刺着细凤,我却脸色紧绷得不行,因为
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痛苦地叫道:「呀……呀呀……可恶……不行……不行
……我……我要射啦……噢……噢噢……」

小雅颤抖着身子大叫道:「呀……好热……好热……精液……精液……全部
射进了我的逼里面……噢……」

「噗呲」「噗呲」的声音不绝于耳,我的精液源源不断地射进了小雅的小学
里面,操逼操得太累,实在没多余的力气,我射完后就直接身子一倾往她身上压
去了,然后大口喘着粗气,我倒在小雅身上后,我的狼牙棒还在射精,炙热的白
浆如同山洪暴发般汹涌澎湃气势如虹,引得小雅回头刮目相看:「怎么会……这
么多……」

对面的张铁牛看我缴枪了,爆粗口说:「好小子,憋死老子了,我……我也
要……射了……噢……噢噢……噢噢噢……」

细凤热烈的迎合道:「牛大哥……来吧……来吧……把你的精液……统统都
射进……射进我的逼逼里……噢……好爽……要升天了……噢噢……」

好浪好骚的萝莉,这叫声实在太大声了,怪不得我在隔壁房间能听的见,不
是隔音效果不好的问题,是要看是谁叫的,这细凤放得开,也就太大声了。

张铁牛嘴里呻吟:「啊……啊啊……太爽了……」说完他整个人也倒在了细
凤的身上,大口喘起粗气来。

我们休息了片刻,体力有所好转,张铁牛去桌子上开了瓶红酒,倒了两杯红
酒,来到我身边递给我一杯红酒,说道:「为我们的比赛干一杯,你是一个可敬
的对手!」

我还在用纸巾擦拭脏了的狼牙棒,尴尬地接了杯子说:「当然,可是……比
赛结果有点令我失望,我输给你了。」

张铁牛叹息了一声:「哎……实不相瞒,其实我在操细凤的时候就用了药物
来降低敏感度来增加持久力,所以……这胜利我赢得不光彩。」

我点了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操逼的本事还是很厉害的。」

张铁牛点头说:「干了这杯,庆祝我们的相识,显然,这是这难忘的夜晚。」

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豪气道:「当然,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铁牛哥!」

饮完后我突然觉得有点头晕,视线也变得一片朦胧,我吃力地说:「头好晕
……额……」

最后我只知道我「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